伊斯兰金融:一股不容忽视的重要势力

Jaseem Ahmed | December 8, 2014 |

Available Languages: English | Arabic | Chinese | French | Russian | Spanish

2014 年,伊斯兰金融界开展了一系列国际活动,其以主权 Sukūks 形式完成了重要的债券发行,如由英国和卢森堡在欧洲发行、由南非和塞内加尔在非洲发行等等。伴随着行业近几年的可持续发展,这些发行活动扑面而来。尽管伊斯兰金融的起源要追溯到数个世纪之前,但再度复兴却是最近几年的事情。

伊斯兰金融的现代复兴始于 20 世纪 60 年代,这与新兴独立国家的出现密切相关,因其潜心寻求各种工具和激励措施并按照他们的伦理和道德原则来应对其公民对某种可信赖的金融形式未满足的需求。在穆斯林世界,在银行无银行账户这一说法出现之前,这种情况一直是伊斯兰金融成功历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至今仍令人记忆犹新。但伊斯兰金融以其对高道德标准的重视、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表现出的弹性和稳定性,还吸引了许多非穆斯林人士的青睐。

伊斯兰金融的原则和惯例

伊斯兰金融实为一种金融创新,这也是其最独特的方面,它将实体行业生产活动的法律合同作为金融中介的基础——中介必须服务于对社会有益的目的。

这些合同的起源甚至可追溯到古希腊罗马时期。伊斯兰金融中的一些合同还具有西方社会合同的特点。例如,中世纪的 commenda 合同形式,其主要帮助维持海上贸易,是一种涉及信托和利润共享的合同,类似于伊斯兰金融合同。 然而,伊斯兰金融在某些方面是前所未有的:例如,虽然 Sukūk 起源于非常古老的伊斯兰证券,但已通过不同方式将其改编成现代形式。

伊斯兰金融的实质是关于合同的不同组合。在这一过程中,创新是其固有的特性。在塑造这一过程的伊斯兰法律核心原则中,其中一项原则与西方国家的法律体系不谋而合:它是消极自由的基本原则,意思是凡是未加禁止的事物,均获得容许。

伊斯兰金融合同必须符合伊斯兰法律或伊斯兰教法,但可以在适用法律并非伊斯兰教法的司法辖区内执行伊斯兰金融合同。特别是伊斯兰教法的三大支柱,让我们对伊斯兰金融的理解更加深入,分别是禁止:Riba(高利贷)、Gharar(过多的不确定性)及 Maysir(赌博)。废除高利贷是根本,要求经济效益应与创业风险密切相关:不存在无风险、保证回报的情况。在前圣经时期的社会中,人们对于高额债务负担对个人和社会带来的不良后果也给予了深切关注。在当今时代,人们则密切关注在经济危机中出现的无数受资产负债约束的家庭。

禁止过多的不确定性主要基于信息不对称原则限制出现欺骗行为的可能性。至于 Maysir 或赌博,伊斯兰法律体系禁止赌博的目的是推广富有成效的职业道德标准,以期(在个人层面和整个社会层面)提升福利水平,而非专注于赌博不劳而获的收益及与其相关的所有反社会行为。风险和收益共担及物质性的观念,或金融与实体经济之间的直接联系是伊斯兰金融的核心。上述原则有助于保护伊斯兰金融免受轻率行为和不良资产的侵害,而这也是导致全球金融危机的核心因素。

一个持续增长的行业

现代伊斯兰金融从埃及和马来西亚起源,现已发展为具有巨大增长潜力的行业,其最近的表现与传统时期形成鲜明对比。

据麦肯锡 2013 年的一份报告 Financial Globalization:Retreat or Rest?金融全球化:倒退或停滞?)显示,在金融危机爆发之前,在 1990 年至 2007 年期间,全球金融资产约以每年 8% 的速度增长。自 2007 年以来,这一增长率已跌至每年 2% 以下。据伊斯兰金融服务委员会 (IFSB) 的 2014 年伊斯兰金融服务行业稳定报告 显示,与全球金融行业的整体增长情况相比,伊斯兰金融自 2007 年以来每年增长率超过 20%;而在此期间,Sukūk 的发行量以每年约 24% 的速度增长。我们看到,Takāful、伊斯兰金融或保险以及伊斯兰资本市场的增长率亦是如此。长期以来,经济增长率稍显低迷,每年约为 15%。因此,在后金融危机时期,伊斯兰金融的特点是快速和持续增长。

快速增长和创新正在使这一行业发生日新月异的变化、促进越来越多的地区经济发展,同时也带来了新的机遇和挑战。虽然这一行业规模仍然很小,仅占全球金融业资产的 2% 以下,但持续的高增长率已促成伊斯兰金融业的出现,而这一股经济势力已日趋庞大,绝对不容忽视。就伊斯兰金融业资产而言,其在亚洲、非洲和中东等 11 个地区整个金融业的资产占有率超过 15%。

然而,在一些金融业欠发达国家,一些具有深远影响的改革举措正在推行,这有望促进金融业的长足发展。在这些国家中,如印尼和土耳其,借鉴马来西亚的方法实施改革,因为马来西亚建立了一套稳健的政策和监管框架,这极大推动了伊斯兰金融与公共和私营企业领域支出和投资计划的融合。例如,在吉隆坡证券交易所,大约 65% 的市值符合伊斯兰教法。

Sukūk 市场的迅速扩张尤为明显。这反映了供应和需求方面的因素。在需求方面,亚洲和中东地区对于基础设施融资有着巨大需求。在供应方面,法律、税收及监管框架的改革有助于在关键地区内消除 Sukūk 发行的供应障碍。

因此,Sukūk 市场的出现可能使全球金融市场发生持续的结构性变化,在某种程度上,这反映了越来越多的国家正在采取措施,将伊斯兰金融与其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支出项目相整合。

积极的颠覆性商业模式

总而言之,伊斯兰金融是一个颠覆性商业模式,这也体现了这句话的真正含义。它的崛起反映了新的消费者群体对其的认同和认可,而如今,通过日益全球化的产业满足了这一群体的需求。它通过引入全新和扩展的资产类别,重新定义我们对于所说的金融领域的理解。

植根于伊斯兰金融中的价值观和道德原则构成了社会和道德资本。这些观念对于伊斯兰金融的稳定性及其所具有的广泛吸引力贡献卓著。但必须辅以其他措施来促进其弹性和稳定性,同时也需要以法律和监管框架的形式构建强大的金融基础设施,及制定完善的透明管理和信息披露制度,确保金融有效服务于实体行业。

全球金融危机致使金融行业必须加强监管,以防止过度累积和金融失衡,如高额负债率和资产价格泡沫。同时,要强化法律和监管框架,以紧跟国际发展步伐,这一点也很重要。就此而言,许多国家相对缺乏发展政策和制度框架,这是伊斯兰金融所面临的最大挑战。

在对伊斯兰金融的表现进行的广泛评估中,其在取得的成就、潜力及未来面临的挑战方面均获得了极高评价。作为一种创新的资产类别,它取得的成就(尤其在基础设施融资领域)正在获得更加广泛的认同。它在金融包容、为服务匮乏地区群体服务的潜力还有待充分挖掘,但目前已然获得了人们的认可。 它通过使经济和金融风险的结构更加多元化,为全球金融的稳定做出了巨大贡献,但其自身的弹性尚面临着大量政策和监管方面的检验。

对于标准制定机构(如 IFSB)而言,面临的难题在于如何使我们的使命(即促进伊斯兰金融业的稳健、弹性发展)与各国(所涵盖的国家仍在不断增加,这些国家正在解决将伊斯兰金融与其现有法律和监管框架进行整合的巨大挑战)监管机构和政策制定者的目标相一致。在此背景下,由 IFSB 提供的标准和指导原则将为监管机构提供一个通用的国际化基准。

 

Jaseem Ahmed

Secretary General, Islamic Financial Services Board

Jaseem Ahmed is the Secretary-General of the Islamic Financial Services Board (IFSB). Prior to his appointment to the IFSB, Mr. Ahmed served as the Director, Financial Sector, Public Management and Trade, Southeast Asia Department of the Asian Development Bank (ADB). He is a member of the Consultative Group of the Basel Committee for Bank Supervision (BCBS), and also sits on the Consultative Advisory Group of the International Auditing and Assurance Standards Board (IAASB). Mr. Ahmed has a BA in economics from the University of Sussex and also a M.A. (Econ.) and M.Phil (Econ.), both from Yale University.   See more by Jaseem Ahmed

 

Explore More On...

 

Join the Conversation

To leave a comment below, login or register with IFAC.org

 

Thank you for your interest in our publications. These valuable works are the product of substantial time, effort and resources, which you acknowledge by accepting the following terms of use. You may not reproduce, store, transmit in any form or by any means, with the exception of non-commercial use (e.g., professional and personal reference and research work), translate, modify or create derivative works or adaptations based on such publications, or any part thereof, without the prior written permission of IFAC.

Our reproduction and translation policies, as well as our online permission request and inquiry system, are accessible on the Permissions Information web page.

For additional information, please read our website Terms of Use. ALL RIGHTS RESERVED.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