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Dr. Dorothy Maxwell  | 
Available Languages:

可持续发展企业集团近期针对 2015 年可持续服装行业领导力奖发表了一份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报告 State of the Apparel Sector Water(服装行业用水现状)。此次颁奖活动与世界水周 (WWW) 联合举行,在这一盛大的年度活动上,国际专家、从业人员、决策者及商业改革者汇聚一堂,共同讨论全球水资源问题。

水资源短缺带来的严峻挑战

我们目前面临着与日俱增的水资源压力,水资源的管理被视为当今影响业务连续性和业务发展的最大风险因素之一。纵观全局,世界经济论坛 (WEF) 已将水资源短缺问题认定为未来十年内全球社会面临的首要风险因素。从人权的角度来看,在世界许多地区内,获得安全、洁净的饮用水供应、卫生状况及卫生设施等已经危机四伏。在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 (WWF) 发行的水风险地图中,列示了全球范围内已经遭遇严重水资源危机的国家和地区,这也证实了新闻媒体的报道—中国、印度、美国、巴基斯坦、孟加拉国、澳大利亚、非洲、土耳其及巴西已面临这一风险。

图 1:水风险地图 WWF 水风险地图 ©2014,WWF,保留部分权利。

导致水资源危机的因素包括供水压力(当某地对水的需求量超过该地区的可用淡水量时)、干旱、降雨量不足、洪水及水污染。目前,世界上已有约一半的主要江河流域(养育着 27 亿人)面临每年至少一个月的缺水状况,而由于气候变化,预计用水限制将进一步扩大。据欧洲环境总署发布的 2015 年环境状况全球统计数据显示,70 多条主要河流已处于超额分配的状况,最终流入大海的河水量已少之又少。

如果目前地球上的水量与其形成之初的水量相同,那么要问,为何水资源短缺问题日益加剧,是什么发生改变?答案是我们的用水量增加和水资源污染日趋严重,而这也是造成这一现状的根本原因。不断增加的人口和城市化是导致对饮用水、卫生设施、食品及能源需求持续增加的重要因素。所谓的水、食物及能源之间也存在一个互相连接的点——通过这三者之间的交叉点可明确看出,应系统地考虑用水需求。适应气候变化也对用水产生了巨大影响。

到 2030 年,全球人口预计将达到 90 亿,新兴市场的经济增速将达到 6%,发达市场也将达到 2.5% 以上。到那时,如果全球继续遵循“一切照旧”的惯例,那么预计将有 40 亿人生活在极度缺水地区,全球淡水的需求量将超过供水量的 40% 以上(2014 世界经济论坛 (WEF) 全球风险报告)。对需水量较大的商业领域,如水务、农业、能源、采掘、化学品、纺织品行业等,缺水将意味着在持续供应、竞争力及适应力方面致使其陷入重大的资源危机之中。“一切照旧”的惯例将日益面临着水资源短缺的严峻挑战。

水资源管理解决方案

那么我们怎样才能更好地管理水资源呢?如果水资源的管理取得成功,将会是什么样子?解决方案需从全球、地区及本地的角度制定,务必面面俱到至每一个流域。在国际上,联合国水资源可持续发展目标草案将于 9 月完稿,该草案致力于为所有人缔造一个水资源和卫生设施的利用率可持续管理成效卓著的世界及将用水视为一项人权的世界。对于企业而言,随着推行更广泛的可持续性改进措施,改善水资源管理需要将驱动因素和作用因素相结合。驱动因素包括有效实施的政府监管、市场、财政激励措施(例如水定价(在定制水价时应反映其真实成本和收益)),以及由于风险和信誉原因而有必要实行的供应链可追溯制度和问责制。行业最佳实践包括将商业模式从“水的使用者和污染者”转变为“负责任的管理者”,从而专注于为使用水的所有利益相关者保护和增加淡水资源。

水资源利用/再利用、水资源开采方面的技术创新及基于现场和工厂的技术改进是实现快速、跨跃式变化的关键。从水利基础设施方面来说,目前的思路建议,在针对供水和卫生设施的综合水资源管理解决方案方面的投入要符合当地的长期供需情况。 协作平台对于扩大行动范围和联系多方利益相关者也非常重要。现有平台包括联合国全球契约“CEO 水之使命”、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 (WWF) 水资源管理项目及世界经济论坛 (WEF) 2030 年水务集团(由雀巢公司、百事可乐公司、SAB Miller 及可口可乐公司联合创立)。 诸如水管理联盟 (AWS) 标准等框架协议针对为何必须采纳全球一致且负责任的水资源利用和管理方法提供了清晰解释。

一些商业改革者在水资源管理方面发挥了带头作用。例如,喜力啤酒公司和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联合向水资源稀缺国家和地区的啤酒厂发起了加速水资源管理的倡议。H&M 和 WWF 水合作计划专注于中国和孟加拉国服装供应链中面临的水资源难题。自 2011 年以来,Levi Strauss & Co 通过采用 Water<Less™ 技术和生产改良节约了十亿公升的水(在成衣处理环节节约的用水量高达 96%)。 Sasol 是一家南非能源和化学品公司,该公司积极斥资,以期改善市政水源地集水区老化的基础设施,以应对人们对于水资源严重短缺风险的担忧。纵然与其他用户相比,他们仅使用集水区水量大约 4% 的水,但从更远期的供水角度来看,相较于仅限在他们的工厂内独自运营的情况,在集水基础设施改良方面的投资也能带来更低的财务成本。

会计和融资的作用

投资者和越来越多的专业会计人员认为,需水量较大的行业面临着因缺水问题而导致业务中断的更高风险。一旦发生这种状况,将会增加生产成本和对盈亏造成负面影响,最终将损害为利益相关者创造的价值。投资者还认为,鉴于水资源短缺问题及监管和市场在迫使外部成本内部化方面面临着日益严重的威胁,搁浅资产具有一定的投资潜力。但水资源危机也创造了新的财务机遇。诸如水基金等财政方案加大了对农业的投资力度,以支持河水流域的整治、基础设施建设及可持续性水资源管理。然而,投资者对水资源进行的风险评估仍在逐步展开,而财务分析中尚未系统包括缺水地区的用水和污染问题。

目前,许多企业正积极采用各种工具(例如:生命周期评估法和水足迹)评估水的消耗和污染情况。这些方法将定量测量水问题在工厂或供应链层面造成的影响。通常是在对于企业非常重要的企业社会责任 (CSR) 报告或综合报告中披露这些信息。

对水资源危机重要性的认识正不断加强。例如,在 2014 年 CDP 水项目问卷调查中,68% 的受访者表示,缺水对他们的企业构成了实质性风险(可在线查看问卷调查结果);22% 的受访者表示,水相关问题可能会限制他们企业的发展,在这些受访者中,有三分之一的人预计,在未来 1-2 年内将会体会到这种制约。

尽管处于不断发展之中,但将这些信息转化为管理会计、报告及金融环境和社会治理 (ESG) 方面的应用仍是相对较新的领域。除具有社会责任感的投资者之外,机构投资者也越来越多地关注企业如何管理风险。目前,企业和投资者可利用不断出现的各种工具支持其所在区域内的水资源危机评估和量化。这些工具包括 WWF 水风险筛选器、世界资源研究所渡槽水风险地图以及由 Trucost 和 EcoLabnd 开发的水风险成本计算器。澳大利亚会计师公会最近还在“满目疮痍的企业水情报告?”中发布了澳大利亚企业水情报告评估结果。

挑战和后续举措

尽管商业和金融领域越发意识到水资源短缺问题的严重性,但对于许多需水量较大的领域而言,这一问题却是不容忽视的焦点。逐步增强对水资源问题的意识并转变思维,改进目前主要采用的基于效益的水资源管理方法,是下一步要采取的关键措施。促进行动的激励措施(监管机构和市场)依然有限,不足以应对当前面临的水资源挑战,因此,为促进水资源管理解决方案的落实,这是下一步要采取的关键措施。新兴市场尤其应该如此,因为这里已经面临着严重的水资源危机。例如,在设立水定价的地区内,水价很少反映水的真正价值及相关成本和收益。因此,较低的水价不足以推动长期的水资源管理解决方案。除采用水资源管理商业模式、管理实践及激励措施外,其他措施包括投资兴建符合本地和地区环境的水资源管理基础设施、采取政府监管以转变为实际落实的行为,以及提供促进利益相关者扩大规模和相互整合的协作平台。

许多国家目前已开始贯彻实施其中一些措施,情况正在发生好转。例如,中国便是其中典范,其近期正加紧推广这些举措,还制定了更加严格的环境立法并增强了执法力度。从 2015 年 1 月起,中国环境保护法针对各类需水量较大和造成严重污染的行业(包括能源、采矿及纺织业)将实施更为严格的日常污染罚款制度。除此类强有力的监管执法方法外,供水基础设施的发展、改善废水处理及财政激励措施(如提高水价)将是重中之重。中国政府采取的方法是专注于水资源的“三条红线”,即污染、使用及效率,并从“支付污染费用”制度转变为“污染者付费”制度。目前,已减少了针对水污染治理技术的进口关税,以鼓励此类技术的安装应用。这一新的制度让中国发生了巨大变化,在新制度下,违规者将面临更大的风险,而创新者则面临着发展机遇。 

Image
Dr. Dorothy Maxwell

Director, The Sustainable Business Group

Dr. Dorothy Maxwell has worked in sustainability with businesses, government, and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in the EU, Asia Pacific, and US for more than 24 years. Trained as an environmental scientist and economist, she has worked with Accenture, Willis, European Commission and The Prince of Wales’s International Sustainability Unit. She is Founding Director of The Sustainable Business Group consultancy since 2006 whose clients include Walmart, Nike, Natural Capital Coalition, and the UK Department of the Environment. The Group recently published the milestone State of the Apparel Sector Water report for the Global Leadership Award in Sustainable Apparel 2015 (GLASA).

Explore More On...